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军事直击>正文

石评大财经:伯南克救市有功 但后患无穷

2018-11-22 11:15太阳城赌城编辑:太阳城赌城人气:


  石齐平:观众朋友,中美在第一岛链的博弈已经短兵相接,美国打入中国冲顶,这盘棋未来的走势该怎么看?

  杨雪:明年经济工作为什么没有了具体增长目标,如何解读决策当局的这一改变?

  万俊:城镇化有三问,有了答案才能够理得出城乡一体化的政策思路,那么究竟是哪三问,又该如何解读?

  石齐平:日本的合作功败垂成,中国仍需努力,中国周边的形势相当严峻,如何从战略跟战术上寻找新的突破口,《石评大财经》让我们一起来关注天下太财经,首先石观世界。

  万俊:那么在今天早上美联储的议席会议是终于决定减少了100亿美元的购债规模。石先生,您怎么点评?

  石齐平:我们看到从2008年9月15号金融海啸之后,美国联储局已经搞了三轮半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了。总的来讲,我认为伯南克是救市有功,但是后患无穷。怎么说呢?因为很多的指标确实已经恢复了一些元气,但是却没有能够达到伯南克事先设定的必须要退市的标准,但现在又不能不退,为什么呢?因为联储局的资产负债表规模太大了,很容易造成将来很多后遗症,所以他终于在此刻,就他现任前最后一刻了,做了这么一个决定,我想主要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希望他的接任者耶伦,不至于承担太大的心理负担的压力。

  杨雪:那既然有了这个原因,这个政策推出来之后,会对全球的经济,还有金融有什么样的影响?

  杨雪:因为原来这个量化宽松,美国不断地印钞票,印钞票的结果就是资金贩卖到全球,造成全球资金市场或者资产市场大幅的上涨,其中也存在很多的泡沫。但现在整个政策倒过来了,美国的利率要开始上升了,全球包括中国在内的资金就开始要回流到美国了,当然会影响到全局,所以请大家注意要退潮了。

  万俊:好,那么其实美国最近一直在向中国抗议,就是在南海中美的军舰险些相撞,它认为是中方咄咄逼人,而中国则是反批美国是恶人先告状。石先生,您怎么看这样一件事情?

  石齐平:经过这几天大家有关的消息,拼凑一下大概整个情况比较清楚了。应该是这样子的,中国的航母辽宁号在那边军事演习,美国想要了解的更清楚一点,美国就进来了。可是中国就认为你进到我的内防区,内防区就是从中国核心算起是0.1公里到45公里,你太过分了,你怎么跑得那么近,于是提出警告,美国不理,于是中国就派出坦克舰就排在它的前头,就停下来了,逼着美国军舰不得不调头。于是美国就很生气,就批评你太过分,中国说你恶人先告状,大概是这么一个状况。

  石齐平:这个事应该这么去理解,关键是在于这个内防区到底有多大,实际上没有真正唯一的国际标准。

  石齐平:中国说45公里班机范围之内是,美国说哪有那么大的内防区,我进来就根本不算了,所以这里面我们就不谈谁是谁非的问题了。倒是我今天想要评的是包括这件事情在内,这几年来,中美之间在这个地区的博弈一桩接一桩,我们要谈谈中美大博弈。

  石齐平:你想想看之前不就有东海防空识别区,再之前2001年南海有撞机,撞机之后又有什么?美国无暇号也是类似的情况,逼得很近,中国是就要派出很多船在这边阻挠对峙,就这一连串的事情。

  石齐平:我们说如果一件事情的话,或许是偶然,这一连串的一二再再二三的,那就不是偶然,那就是一个逻辑,必然它背后有一个逻辑的。那我认为这个背后的逻辑基本上就是中美两国在西太平的第一岛链,已经短兵相接了。

  杨雪:那您说的这个第一岛链,我记得上个星期您也说过第一岛链其实是上个世纪世界强国美国,在东海安排的一道锁链。

  石齐平:对,你要知道那个时候很长一段中国是比较弱的,美国是超级强权的,所以美国咄咄逼人,那个是真咄咄逼人,中国也只有忍气吞声。但现在形势不一样了,现在中国开始也变成了一个强国了,那美国反而有一点力不从心,要维持霸权,所以在这样一个情况之下,这里当然就会出现一些变化,在这个地区当然有变化。

  石齐平:这个变化围棋的讲法的话,就是中国就必须要冲破你的一个锁链,我一定要冲出去。那美国当然也不甘心就想方设法的去防堵,所以这个里面就出现所谓的短兵相接。

  石齐平:我还是用围棋来做个比喻,美国就是设法在第一岛链里面打入,打进来,中国你要打进来,我就顶上去,顶上去就冲顶,这是围棋的术语。

  石齐平:纯粹从战术的角度来讲,我觉得时间久了对中国来讲,是有占上风的,为什么呢?因为这个地方离中国比较近,以前讲过了。但是中国要是真正占上风,恐怕还不能光靠战术,还得从战略上去着手,必须在战略上占上风才好。

  万俊:那您说的这个战略相当于就应该是有提到日本了,其实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最近可以算是处心积虑在利诱东盟的十国,想要共同抗议中国的东海防空识别区。石先生您怎么看?但是我觉得这个效果不是很明显最近看。

  石齐平:是,我过去也经常讲合纵跟连横两个概念,所谓合纵就是很多国家联合起来对付一个国家,连横的话,就是那个被对付的国家想方法要破解合纵局面,想办法从合纵里面再找出一两个把它分解掉,然后拉到我这边来就把它的局面给破了。你刚才讲的日本的情况,就拉拢十个国家,这个就是一个合纵的概念,但效果不是太好,所以我觉得合纵对它来讲有点功败垂成的感觉。

  杨雪:所以说这么看来日本是白费心机了,那这样的情况是不是对中国来说是有利的呢?

  石齐平:当然,这件事情本身来讲对中国是有利的,但我刚才讲过了,对中国来讲真正最重要的,还是能够在战略上从根本处破解它这个合纵局面,也就是中国必须要走连横这条路。

  石齐平:连横的意思就是在合纵的联盟里面,找除了日本以外,(00:06:22),除了日本以外一个两个三个,我都可以合起来,我就这样把你的局面给破了。就目前的情况来讲,合纵联盟里面最值得中国去联盟的对象,当然毫无疑问就是美国。

  万俊:其实说到中美关系,好像一直是中国最重视的外交关系之一,但是我记得好像中国也向美国提出,要建立一个新型的大国外交关系,是不是这样?

  石齐平:是,中国近年来一直提出这个概念,那么美国刚开始的时候,好像比较冷淡,现在也比较稍微有点正面积极回应了,但是必须看到这个概念到目前为止,好像看起来还是比较空、比较虚,给我的感觉。

  石齐平:那就把它填满,把它填实,我觉得要拿两个东西填,一个是战略,一个是战术,把它填进去。

  石齐平:我的看法战略就是中国要努力的思考去设法,跟美国之间找到两种可能,一个是合作的可能,一个是交换的可能。

  石齐平:好,我们再举例子,合作的意思,我举一个具体的例子吧,中国跟美国看看是不是有可能在朝鲜问题上,找到一些比较更具体合作的层面。交换呢,意思就说我有你最喜欢的东西,你想要,你也有我最喜欢的东西,我想要,然后我们看看是不是能够交换,大概是这个概念。

  万俊:我发现了事实上您只要一举例子,我们大概就明白怎么回事了。说完战略再说说战术吧。

  石齐平:好,战术的意思基本上就是对美国的外交工作,我觉得要有更多努力的空间。简单说,从美国的国会到美国的政府,到美国的民间,乃至于美国智库,然后媒体,我觉得还有太多努力的意思,对不对?最终的目标就是希望让美国人、美国政府了解到,我们跟中国人交朋友是值得的,我们跟中国人交朋友是有必要的。

  杨雪:那说完这个中美和中日这些外交关系,那我们说说中国自己的事情。那这个习、李克强执政以来,城镇化其实作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广泛的被全球各界讨论。那其实城镇化这个概念很多人是似懂非懂的,包括政府官员也是,那您怎么看这个现象呢?

  石齐平:你讲的没错,我最近看有关这方面的一些新闻报道,我总觉得好像以前讲过一句话叫一人一把号,各吹各的调。

  石齐平:(00:08:34),这也就是为什么政府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很具体的方案出台的一个真正的原因,我想。

  石齐平:城镇化就是一个现象,一个什么现象?人移动的现象,什么叫人移动现象?人从农业逐渐移动到二三级产业工业跟服务业。由于农业都是在农村,二三级产业都在城市,所以人就从农村移往城市,而在这个过程里面,城市的人口不断增加,农村人口不断地减少,这就叫城镇化现象。

  石齐平:那其实也很简单,生产力跟竞争力差别,你要知道农业的生产力、竞争力是弱于服务业跟工业的,所以这样的情况如果你不去管的话,那么所有的生产要素包括人、包括土地、包括资本就会从农业农村移往城市,这就是为什么会有城镇化的现象出来了。

  万俊:所以按照您这么说,这几乎就是一个发展的逻辑或者是必然的这样一个结果。

  石齐平:第三问就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之下,城镇化会不会产生什么样不好的后果。

  石齐平:有,城镇化产生的第一个不好的后果,就是你比方说虽然它这个我刚才讲,市场经济(00:10:00),第一个就是城市病,城市病就是人口过于集中的一个城市以后,它负荷不了,它的基本设施,它的住房、教育、公共卫生问题都有问题了,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刚才讲落实,落实部门就三农,三农逐渐萎缩萎缩,第三个问题也就因为这样一个形势造成区域发展失衡,收入分配严重的问题,贫富差距偌大。第四个问题就是很多依附在农村跟农业上的传统的风俗、社会价值,这个都面临到破坏。

  石齐平:我觉得第一条城镇化必然是市场逻辑,所以政府也不要太多的去琢磨,但政府必须要了解到三点。第一刚才讲的,它产生的后遗症是一种城市病,怎么样去防止它,怎么样去改善它。第二刚才讲的那个三农的萎缩,因为它产生了很多后遗症的不好,中国政府就必须要怎么样去防止它,然后第三个就是如何从基本建设跟政策去诱导、引导刚才讲的那两个政策方向,往这个方向走,度过城镇化应该就是水到渠成,形势非常清楚。

  石齐平:好,说到了城镇化应该算是最近大家都关注的一个话题,那么还有一个关注的话题,就是刚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那么这些会议当中,也是很多人没有想到,也就是没有提到明年的经济增长日表,那么究竟为什么没有设定经济增长目标,稍事休息,石先生为我们做详细的点评分析,我们稍后见。

  万俊:欢迎回来,在上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结束,同时也强调要继续稳中求进、改革创新。

  杨雪:没错,而且还提到了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但其实这些提法跟过去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石先生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评论?

  石齐平:都是老提法、老句子,但是可以有不同新的含义。比方说稳中求进,过去的理解稳就是稳物价,进就是追求更高的经济增长。今年的话,你可以有不同的理解,这个稳可能更多的稳金融安定或者是地方债的问题,怎样好好解决,这个进更多的是怎样全面深化改革的意思。

  石齐平:确实这就是一个主要的变化,但是我觉得更值得注意的变化你们有没有注意到,过去每一次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之前或者开会中间,或者之后大家最关注的一个东西就是具体的经济增长目标不见了,消失了。

  石齐平:结果都猜空了,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有一些媒体是注意到这个现象,认为是前所未见的,但是坦白讲我并没有看到比较一些深入的评论来解读为什么会有这个现象。

  石齐平:我觉得不见得这个具体指标是一定实行的,同时还要指出,多增加的一句话也是值得注意的。

  石齐平:这句话就是这句话在会议里面提到,要全面认识到持续健康发展与增长或者生产总值增长之间的有关系,要保持GDP的合理发展或者增长,这个合理增长还是第一次看到,我觉得非常重要。

  石齐平:好吧我们谈到合理增长,你们要不知道,我第一次看到合理增长这四个字概念是什么感觉吗?

  石齐平:我是觉得中国所谓摸着石头过河摸35年了,看来现在终于摸过河了这种感觉。

  石齐平:记得吗在三中全会开完了之后我们曾经评论过里面两万字的报告,我曾经说这两万字的报告里边曾经有一句话是最重要的,那就市场必须在资源配置中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这句话。

  石齐平:没错,但这个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到决定性作用这句话其实可以从两个角度来理解,一个是从微观的角度,一个是从宏观的角度,微观的角度我们在节目里有评论过,基本上要满足三个条件才能够资源配置,进行优化配置,三个条件第一个价格要市场化,第二个产权要私有化,第三个资源要流动化。

  我们注意到这三条基本上在这次三中全会里面有关的一些内容里面大概都有铺衬,有相当多的内容。

  万俊:实际上就是三中全会对于中国经济改革是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那在宏观层面上来说呢?

  石齐平:宏观层面理解就不一样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今天提到的具体增长目标居然不见了,就这概念它为什么不见了,至于为什么不见其中的原委到底是什么?请听下回分解。

  万俊:欢迎回来,刚刚石先生也谈到了三中全会在中国市场经济改革当中起着非常重要的角色,那么在宏观层面我们怎么看呢?

  石齐平:宏观层面理解跟微观层面有很大的不同,我这么说吧,我们都知道一个国家经济发展想要追求很多目标,那追求目标要靠什么?靠经济政策,所以经济政策就手段,主要的政策是两个,一个货币政策一个财政政策。

  石齐平:没错,你看我们举例子,GDP肯定是我们要追求目标越多越好,就业也是我们追求目标越多越好,这物价也是我们追求目标越稳定越好,不要太高,收入分配也是我们追求目标,能够改善最好,环境生态要维持好,然后金融安定要能够维持好,所以这些还有一大堆都是我们想要实现的追求目标,但是我想要补充一句,在这么多众多的目标中间,其实存在着一种矛盾的现象,什么意思呢?就是当你采取某一种政策,不有利于某一些目标的时候往往却不利于一些其他目标的实现跟达成。

  石齐平:一点没错,那么在经济政策里面有一个专门的术语的概念,叫做抵换,英文叫做(00:15:58英文),要用中国通俗的话来讲就是取舍,你就必须在这些目标中做一个选择,换句话说你要的这个,你就不能同时要那个。

  石齐平:好,这就(00:16:11)判断了你比方大家就举这个例子的话,GDP跟就业好像比较接近,有GDP就比较有就业,我们把它列为一个目标,叫做A目标,那其他的目标叫做B目标,这个A目标跟B目标之间往往存在着刚才所讲的一种抵换跟抵触的关系,所以你就不能够同时把它列入目标。

  石齐平:以前不是,以前统统把它列为目标,以前觉得我这个政策搞下去最后所有目标统统能够实现,但是脑筋里面更多的挂念的还是GDP,所以最终的结果是GDP是有比较快速的增长,但不知不觉,自己都不觉得这些其他目标就被牺牲掉了,所以就产生了很多后遗症。

  杨雪:对,的确是这样,不过近年来好像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这个问题了。

  石齐平:反省了,所以才有一句话很有名的,要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为什么会有这句话呢?就意识到过去的发展方式好像有很多后遗症,你也注意到习做国家领导人他也经常提一句话,不再以GDP论英雄,就是意识到如果光是以GDP作为一个唯一的目标的话,好像还有很多的问题可能会照顾不到,是这个意思。

  万俊:但是,我要说但是,这个加快转变经济发展的方式其实好像这个说法提过很久了。

  石齐平:问题就是在于始终还认为所有的目标我一个政策,或者几个政策可以同时达到,问题就出在这,实际上是做不到。

  石齐平:所以在这样一个情况之下你就必须在这些目标中做一个选择,现在的情况国家发展确实出现了很多其他方面的后遗症了,所以就要把这个当做是比较高的一个目标,所以习他说不再以GDP论英雄,就是这个不是唯一的最高目标了,更多重视这个了,但是又不能不重视GDP。

  石齐平:所以就要合理增长,合理增长就是这个意思,合理增长的意思就是我们在追求跟实现这些目标的同时,我们还要追求一个尽可能高的增长,而不是把增长当做是一个唯一不管其他来实现这个追求目标。

  石齐平:讲的好,不再具体的提GDP的具体数字增长目标才是符合市场经济真正的理论精髓。

  石齐平:你这想想看,你稍微注意一下看,你再瞧瞧,你看看美国也提具体的明年经济增长目标吗?

  你看到法国、英国有提这个目标吗?都没有,那仔细看它好像还是提一些数字,这个数字不是目标值,这个数字叫做预测值,有的时候他可以修正的,在比原先预测偏高的,原先预测偏低的,他修正一下,请特别注意,目标跟预测是两回事,他不会提目标值,他只会提预测值。

  石齐平:对,这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那感觉,摸着石头过河,市场经济摸了35年,现在终于摸过河了。

  杨雪:下棋,我们经常谈围棋,经常看我们节目的人就说听到我用围棋做个比喻,今天我们还谈。

  石齐平:西太平洋美国包围中国,中国要冲,那美国设法打入,打入的时候中国就是顶,这些都是所谓的围棋的基本概念。

  石齐平:我就讲个故事给你们听,你们知道现在中国国家领导人习也善于迟到。

  石齐平:这个故事我今天是从聂卫平那他的回忆录(00:20:09)出来的,聂卫平你们知道是谁。

  石齐平:他在的回忆里面,他说习大学刚毕业的时候担任国防部长的秘书,估计也是好迟到,而且(00:20:21)迟到,他就要求所有的同仁部属都要好好学围棋,理由很简单,因为他认为懂围棋的动有全局观,这句线%同意的,有战略观,但我相信他还有另外一个目的,什么目的?就是你们学会了以后我就有对手可以下了。

  石齐平:对的,于是习就对于自己的棋艺如何能够增高就非常关心,他有一个好朋友就是聂卫平了,聂卫平是中国80年代非常著名的第一流的高手。

  石齐平:聂卫平偶尔有机会也会到他们办公室去谈一些事情,偶尔在办公室里面看到公余之暇看到跟习就在下,他一流高手在旁边看,(杀伐00:21:15)得很厉害,但是在他一流高手里面看起来好像一般般,不怎么样,难免就会有的时候讲几句,以后聂卫平就注意到了你一次去他们把跟习把这个棋盘搬走了。

  石齐平:聂卫平心里面就判断,他们在我背后下棋了,受不了他这个(00:21:41)。

  石齐平:你想全世界两百多家,线个国家,日本、韩国、中国,中国是最早发明围棋的,然后他们受到影响,但是确实青出于蓝,日本曾经在这方面非常好,我年轻的时候在台湾,都是日本在台湾出了一个林海峰(音)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凤毛麟角,过了一阵子大概十几年前、二十年前开始,韩国高手辈出了。

  万俊:没错,其实你看我还记得当时印象当时最深就是石佛李昌镐,是大名鼎鼎。

  石齐平:所以那个时候韩风压倒日风,没想到时隔十几年以后到最近情况又改变了,最近两三年中国的高手辈出,而且都是年轻高手,都是90后的,你比方像今年2013年就是中国的围棋年,世界六大冠军进入中国壤中(音),韩国第一次拿到是个鸭蛋。

  石齐平:所以这个就有意思了,所以这个围棋虽然我们讲起来常常有战略(00:22:44)很有意思,而且是一个游戏,实际上在一定程度上好像也折射了国家的国运过国势的感觉。《石评大财经》,希望你喜欢,石齐平。

(来源:未知)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已推荐
0
  • 凡本网注明"来源:太阳城赌城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太阳城赌城,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太阳城赌城,http://www.weizj.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难民冲击维和军营 中国军队全副武装严阵以待

难民冲击维和军营 中国军队全副武装严阵以待


返回首页